德润鑫鼎 > 体育 > 音乐直播“复兴”电台在线宠粉“盘活”新歌?

音乐直播“复兴”电台在线宠粉“盘活”新歌?

[导读]:上周排名第七位的大顽家吴克群,今天抢占了榜首。一首《将军令》用嘻哈曲风告诉大家,不需要盲目跟随流行。周杰伦的《千里之外》虽然已呈下滑趋势,但他的《夜的第七章》上榜...

  上周排名第七位的“大顽家”吴克群,今天抢占了榜首。一首《将军令》用嘻哈曲风告诉大家,不需要盲目跟随流行。周杰伦的《千里之外》虽然已呈下滑趋势,但他的《夜的第七章》上榜两周便冲到第四,夺冠潜力十足。

  这是一段再熟悉不过的电台文案,伴随着主持人悦动的声线,那是我们挥之不去的华语乐坛记忆。作为新歌的窗口,电台曾给听众带去了无数个日夜的陪伴和发现好歌的惊喜。

  偶尔时间不巧,只听到一首曲子的副歌。还得心心念念地等下期,或者去别的节目碰运气。遇到喜欢的歌手做客电台,更是分分钟耳朵怀孕,生怕漏掉任何细节。

  岁月无痕藏记忆,电台有声慰我怀。本以为电台已随乐坛的黄金时代远去,却不想当它再次以“新面貌”回归时,依旧可以让人大喊真香。真不是新歌不好听,而是它们长期没找到合适的传播渠道。

  周深的《避难所》、简弘亦的《时光荏苒细说成歌》、李鑫一的《第一感》、好妹妹乐队的《常客》、霍尊的《庄周》、许飞的《悟不空》……QQ音乐的《见面吧!电台》几乎成了硬糖君最近的歌单宝库。

  这档由QQ音乐推出的潮流音乐资讯脱口秀,采用“直播+点播”的模式,把最新的音乐作品放送给歌迷,也成为了众多音乐人宣传新作品的首选平台。没错,能让周深被歌迷现点《土鸡蛋》,《见面吧!电台》还有什么做不到的?

  无论是音乐综艺还是音乐短视频,音乐的流行爆点,常在于与其他流媒体形式的结合。但以制造了最多“神曲”的短视频模式看,再好的歌,这么翻来覆去地配上各种图像轰炸,也显得烂俗了。

  《见面吧!电台》用音乐直播“复兴”电台,7.24亿的总播放量让音频这个一度屈身于“视觉霸权”下的符号,以全新的姿态回归大众视野。既助力新歌的传播,也找回失落已久的陪伴感。

  我们都在等待,一个可以见面的日子。近在咫尺,远隔山海,隔着人间烟火,与音乐拥抱,就会和春天不期而遇。我们还在这里,等你们见面。

  暌违了一个月的时间,当217期《见面吧!电台》和观众“重逢”,乐迷收获的不只是感动,更有“见面”的信念。主持人若天说出了很多观众的感受:“很怀念窗外的世界,也很怀念我们的演播室。”

  播出至今,嗨聊23019小时,助力426首新歌宣发,对于观众来说,超200期的《见面吧!电台》已经不止是一档音乐类电台脱口秀直播,它寄托了歌迷与粉丝的情感,也承载着新歌出圈的职能。在被疫情纷扰的特殊日子里,隔离不了爱,更隔离不了我们对音乐的期待。

  从联系艺人到测试技术,《见面吧!电台》复播的准备工作只用了三五天。除了技术上的专业高效,它似乎也听到了观众迫切的呼声。当电台成为一种生活方式,传统的音乐生态正在悄然改变。

  首先是用真实状态构建共同感受。如果好奇喜欢的歌手宅在家里究竟是什么样子,那一定不要错过《见面吧!电台》线上演唱会的三期。毛泽少抱着宠物“蛋黄”连麦,分享在家吸猫度日的快乐;宝石Gem秀烤串神器,拆开和若天一起研究构造;那吾克热把陪孩子当成顺便健身,控制饮食后在家也瘦了。

  通过“爱豆日程表”和温馨拉家常,节目呈现了歌手的原生状态,星粉之间形成了“感受共同体”。春节过后,《见面吧!电台》带来了因时制宜的节目升级:线上演唱会由单期单个艺人,转化为单期七八位音乐人同框。不同的音乐风格齐聚,实现了多元化传播和用户覆盖。

  其次是以音乐直播打破了地域区隔。垂直的音乐直播解决了音乐人无法线下演出的燃眉之急,让他们拥有了不受时间地域限制的演出机会。宝石Gem带来新鲜出炉的《出征》,两年没出歌的游鸿明透露新歌录制进展,马雪阳吉他弹唱新歌《我唱》。

  升级归来的《见面吧!电台》依旧保持了新歌放送的即时性,并在特殊背景下显得格外可贵。优良的社区氛围不仅重聚了节目的老观众,更通过新颖模式和玩法圈了新粉。宅家的乐迷,找到了线下演出的优质替代,在直播间开启音乐新世界。平均播放量747.2W+的直播,足以证明它对音乐的赋能。

  近期,各种“线上音乐节”在各大短视频、直播平台如火如荼。也因此更让我们重新认识了音乐直播在音乐产业中的作用。

  直播、短视频确已成为强势的音乐推广、互动渠道。但综合性的直播、短视频产品,又无法解决音乐品质和社区氛围的问题,极易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。如《见面吧!电台》这样的垂直音乐直播,或许是兼顾音乐性与大众性的最终出路。

  所爱隔山海,山海亦可平。纵使不能“见面”,电台依然选择熟悉的方式拥抱观众。让马雪阳用腾格尔的腔调唱《三人游》,高嘉朗做俯卧撑唱《流着泪说分手》,谷蓝帝念绕口令用重庆话撒娇,《见面吧!电台》几乎满足了粉丝所有“不正经”要求。

  勾连线上与线上,拥抱歌手和粉丝。《见面吧!电台》不仅温暖了听众的居家时光,更用陪伴感带来音乐人和歌迷之间的深度互动,建立比传统媒介更稳固的情感连接。这种连接既有社交温度,也有社会价值。

  它的社交温度体现在,不辜负每一位粉丝的心愿和期许。音乐直播的优势在于作品生产不是单向的,而是由音乐人和歌迷高效沟通、互动生产的。

  而当粉丝主导着节目走向,也就有了被“宠爱”和“重视”的用户体验。周深和歌迷挑战“你画我猜”,在线解释饭圈用语。从“列文虎克”到“打投姐妹”,不愧是超话签到达人;李鑫一吹气球还加送一个,吹完立刻唱慢歌《你好不好》。硬糖君想关心一下上过节目的歌手们,你们还好吗?

  除了优质的音乐内容输出,《见面吧!电台》还传递着“社会价值”,让观众看到音乐人的赤子之心。人民日报海外版、中国青年报、南方都市报等主流媒体,就曾点赞节目推广积极的青年流行音乐文化。最新一期,游鸿明谈《逆行英雄》创作,为援鄂医疗队打call。本想重新写一首,但听到医护人员反馈原曲很贴合抗疫心境,就量体裁衣进行修改。

  在这种模式下,直播不仅是音乐传播机制,也是一种价值传播机制。小众音乐有了舞台,新锐创作不再受偏见,音乐评价维度更多元。ANU希望藏族音乐能够走向世界,成为中国流行音乐的一部分;马頔为独立音乐人发声,做音乐不一定要全职。

  新歌风向标则是《见面吧!电台》独树一帜的点评方式,业内知名乐评人保证“专业维度”,听众热烈参与保证“用户维度”。两者的交互,构建的是正向循环的乐评体系。既有专业的不留情,也有粉丝的小作文,留住了更宝贵的多元声音。

  尤其是在音乐社区氛围浓厚的QQ音乐,用户不是双击666的老铁,也不是纯粹颜值消费的过客,而是爱音乐懂音乐的人。在一首新歌的“漂流过程”中,《见面吧!电台》承担的是分享者的角色。

  天下苦无好歌久矣!究其原因,新歌缺乏有力的传播渠道,星粉互动方式单一,构成了目前华语乐坛的两大痛点。对于在线音乐平台来说,突破音乐流媒体的局限,跨媒体形态、跨产业布局已势在必行。

  对电台来说,《见面吧!电台》打通“音频+视频+直播+线下”的电台生态,形成良性循环强势出圈。QQ音乐热搜8次,知乎热榜3次,微视热搜24个。矩阵式的扩散,带来全维度的实红。不仅靠好歌上热搜,歌手的爆梗也多次点燃社交媒体讨论。

  对音乐人来说,直播过程中,音乐人可以及时回应听众需求,也能分享心路历程,让用户更理解自己的音乐,实现真正的音乐共鸣。高嘉朗回忆创造营生涯,想赛出最好的成绩去回报支持他的人。尽管语言平实,但台下粉丝的抹泪足以说明她们对高嘉朗的理解和心疼。

  李鑫一面对粉丝的告白,眼眶逐渐湿润。粉丝说:“希望鑫一你比我快乐,你快乐我就快乐。”李鑫一说:“你们一定要比我快乐,因为我看见你们快乐,我也才会快乐。”老母亲式的关怀,互为精神支柱的星粉关系,这样动人的场面在《见面吧!电台》还有太多。

  对粉丝来说,音乐人的真情实感也让电台成为粉丝聚集地,形成了浓厚的社区氛围。在双向互动中,真正和偶像携手成长,获得沉浸式和强代入的音乐体验。更懂音乐,也更懂做音乐的人。

  音乐形式的升级,源于受众需求的不断升级,他们不再满足简单的听歌、看视频,更希望可以参与到歌手表演情境中。直播这种现场演出般的互动性和沉浸体验,也就成为整个音乐传播中非常重要的一环。作为覆盖粉丝233W+电台追星专属阵地,自发打call的粉丝,也成为节目优质内容的扩散者。

  吴克群的资深粉丝在节目连线时,回忆了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偶像的样子——“穿着红色的T恤,蓝色的牛仔裤,一张稚嫩的脸。”吴克群伴随她成长整个青春,而《见面吧!电台》不知又将成为多少人和偶像的第一次?

  在这里,不仅可以收获404位艺人的3028首私房歌单,更可以解锁竖屏机位的专属直拍,“星与心愿”更为粉丝的点歌大任保驾护航。接听523通粉丝来电,满足461位粉丝心愿,《见面吧!电台》持续用“宠粉力”回馈每个观众。

  从延展性和渗透率来看,垂直音乐的确实是圈层扩散的利器。以优质音乐内容为枢纽,《见面吧!电台》既有科普板块教防护,又有健身公开课学塑形,“老师”还都是爱豆。从音乐到健身美妆科普,真正建立起了粉丝和偶像“共生共长”的关系。

  把听众放在首位,稳定输出优秀内容,一个更健全也更健康的音乐生态,正从QQ音乐的电台里打开。在特殊时期,为保障艺人和节目工作人员的直播环境卫生安全,《见面吧!电台》暂停播出,也让我们对重逢充满期待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德润鑫鼎(北京)工程技术有限公司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/ty/2020/0401/614.html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